《弟子规》的心理陷阱

关于教学生念《弟子规》的弊端,我曾经撰文反驳《弟》并不是儒家经典,而且里头掺杂了很多正确和错误的资讯,使得我们在阅读时难以辨别真伪,加上《弟》的核心价值是推崇绝对服从父母,更是大大增加了孩子的奴性和加剧家庭里权利不平等的现象。

今天主要谈另一个问题,就是《弟》的押韵文。如果各位父母有看过《弟》的内容,就会发现里头的内容非常好记,除却一些比较生涩的字,整本书可以说是朗朗上口。有人为了让我们的小学生更愿意去背诵《弟》,还编曲,甚至配上动画,让学生有多种背诵的方式。

有人会问,把书本内容,改成容易背诵,难道是一件坏事吗?我认为不一定。

在心理学和行为经济学的领域里,专家们常常会研究人类的认知偏误是如何形成,以及会受到何种特定因素,有系统性的影响。这种认知偏误有很多类型,例如:幸存者偏误、从众效应、知识的诅咒等等,而其中一个就是“押韵效应”。

心理学家Matthew McGlone和Jessica Tofighbakhsh就做过一项实验,让人看一些众所皆知的押韵格言,以及一些意思相同但是不押韵的句子,然后让他们选出那一些句子更可信时,更多人认为有押韵的格言比较可信和精确。这显示出人类在处理资讯时,有押韵成分的内容会让人更有印象、讨喜,和可靠。德国哲学家尼采也有类似的看法,大意是,那些有押韵的文章,有着神奇的意涵和吸引力。

就像是我们常说的“每日一苹果,医生远离我”,乍听之下,好象很有道理。不过在医学界,并没有明显的证据支撑这句话有其道理和疗效,而且对于有些肥胖人士来说,每日一苹果,根本就是提高他们体内坏胆固醇的水平。

虽然我们已经很清楚地知道,“押韵并不一定是有道理”这个逻辑,但无可否认的是,押韵的说服效果非常明显。最常见就是广告商,例如2002年日韩世界杯,本地的可口可乐商打出的那句“main bola, tidur bola, minum Coca-Cola”。虽然我们都知道人类不会真的吃足球,但广告商无疑是成功把踢足球、睡觉、以及喝可口可乐联系在一起,让你在看世界杯时,就想来一杯。

这样的手法也见于我们的文学创作,唐诗宋词,或者是流行歌曲的填词,甚至一些网络流行用语,这些不外乎都借助了押韵的效果来让读者感到愉悦,并接受。

而回到我们今天的主题《弟》,很多家长会很欣然接受里头的内容,除了因为家长是小孩被奴化后的受益者之外,我相信是有一些家长是被《弟》的押韵手法给影响了,所以在阅读时更难摆脱认知偏误,而误认为这是至理名言。

总的来说,我们无法阻止有些人继续用押韵手法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但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是,每当听到或是看到有人有这方面的尝试时,要时刻保持警惕,用放大镜的方式来检验其中的道理,避免落入押韵效应的心理陷阱,让自己和孩子也成了受害者。

刊登于南洋商报《子曰伦语》一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