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骂马华

我发觉,不管是平面媒体还是社交媒体,很多人喜欢看评论,都只是为了看一种观点:就是批评马华。我也有朋友问我,为何不写文章批评马华,简单容易,何必去批评反对党,吃力不讨好?坦白说,不是我不要这么做,而是批评马华的文章,在市面上已经有很多,各路高手也在各种角度用各种语言,问候过马华上上下下全部人了,马华可以说是被骂得体无完肤了。

更何况,大家心里都知道,马华的官位,大部分都是副部长,就算是坐正,也不会是国防、财政和教育这几个巫统紧咬不放的部门。就拿廖中莱的交通部门来说,虽然廖是正部长,但归他管的事情也很有限,例如:马新高速铁路的谅解备忘录一事,代表马来西亚签署的是掌管经济策划局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新加坡则是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压根儿没有廖的戏份。

既然大家都喜欢说马华当家不当权,和主流政治严重脱节,他们的议席也输到七七八八了。这种政党,还值得花力气骂?

那么,为什么在华人社会,批评马华还是一个很主流的做法?最直接的原因,这是马华自己拿来的,谁叫他们声称能够为华社争取权益,而偏偏华社权益在这个一国两制的土地,不进反推。表现差劲,固然是要挨骂,这个很好理解。

不过,我认为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批评马华是行动党,上至最高领导,下至入党新人,最爱的活动。原因无他,因为这个是行动党代代相传,最方便,也是最容易上手的武功秘籍,任何人都可以练成。

政府不承认统考,骂马华、政府征收消费税,骂马华、政府允许辩论哈迪阿旺的355修正案,骂马华。几乎一切坏事都是马华干的,我看这样演变下去,如果林冠英因为豪宅一案被判刑,马华又要自己给自己心理辅导,准备给行动党骂。

可是,大家都知道,很多不公政策,不是马华推行的(他们恐怕吃了豹子胆也不敢)。虽然马华无法阻止,更多时候都是附和巫统的论调,但冤有头债有主,罪魁祸首可是霸道无比的巫统,什么时候变成当家不当权的马华?

可是我们亲爱的行动党,又有多少次是把炮火对准巫统的?统考文凭、教育拨款、极端宗教法案、不公经济政策、马来人特殊地位、一堆有的没的清真条例等等。我们亲爱的行动党到底做了什么?又是骂马华吗?哦,不对,他们最近好像在忙着救国,不过不知道救的是哪一国。

长期下来,这种拉拉扯扯的戏码,我是看腻了。但华社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上瘾者,就像是被港剧养坏了胃口的师奶一样,没有宫廷的尔虞我诈、没有家族遗产的名利之争,或是坏人没有在自己的额头标记“我是坏人”等等的低端戏码,不管你拍得再好都不会买单。虽然香港无线曾经想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拍了一部充满话题和争议的《天与地》,结果不受广大师奶欢迎,收视率惨败。陶杰那时还揶揄TVB因为屈服于香港师奶口味,不敢大胆尝试新事物,因此不再是电视“广”播,而是电视“窄”播。

行动党和华社也一样,大家都是在自己的舒适圈打嘴炮。行动党这么做,自然有他们软弱无能而且自私的一面,我无话可说。但对于华社,如果我们无法跳脱“一定要骂马华”的框框,我们就永远无法正视问题,或者选出更有素质的人民代议士。当然,救国人士不会明白我说什么。

也许有人会说负气话:先换了政府再说,到时行动党做得不好,我们再骂不迟!

逻辑上,这句话好像也对啦。但你不要忘记,现在行动党尚未执政中央,就已经在社交媒体到处进行猎巫行动和霸凌质疑者,并让一些伪知识分子传播类似 “你睡醒时发觉自己是马来人,你还会要求公平政策吗?”,这种似是而非的言论。他们要是和铁腕手段著称的马哈迪执政中央后,我实在难以想象我们的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又要遭受什么程度的凌辱,恐怕连在心里骂的空间都没有。

到时,当马华下野做鸟兽散了,而华社又遭遇到不公平的政策打压,到时我们也许真的会怀念一下“那些年,我们一起骂马华的日子”。

刊登于南洋商报《子曰伦语》一栏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