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謀論者和自知之明

你也許會聽過以下的故事

“某足球隊伍明明就是中游隊伍,竟然在眾多豪門的圍攻中拿下冠軍,一定是賭球集團操控!”

“世界上你說得出口的大企業都是由猶太人掌握的,整個世界都是共濟會的啦!”

“美國宣稱成功登錄月球,就是為了騙蘇聯搞太空研發,最後自己經濟崩潰!”

“所有的銀行家都是被羅斯柴爾德家族控制住!”

currency war.jpg

陰謀論者為何卑劣?

是因為他賣弄知識?是因為他嘲笑你?

也許都是,但我認為更準確的說法是因為陰謀論者在操弄你的心理弱點。

簡單來說,陰謀論者是在告訴你一個他自認很棒,或者他認為不是很多人知道的“事實”。如果你選擇懷疑,陰謀論者就會冷笑:“嘿嘿,少年,你不懂咧?”

這時如果你的自信心不夠強的話,你很有可能就會為了武裝自己而選擇了相信或者合理化他的觀點:“誰說我不知道?!我早就覺得有點不妥了!”

你並沒有相信陰謀論者說的故事是合理的,你是因為自卑才會把這個陰謀論變得合理。

會被陰謀論者騙到的人,和那些我們在報章上看到被騙子騙錢的人一樣,都不會太笨(至少他們自己覺得不是)。

如果太笨的人,陰謀論者的陰謀故事就很難和我們看到的現象產生鏈接。因為陰謀論者很多時候並沒有給出他們的推論和證據,大多數是舉出現象,然後說出他“看穿”了的“陰謀”,總結推論時是使用“世界上哪裡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難道不是這樣嗎?”等暗示方式。

反觀,那麼如果很聰明的人,會不會被陰謀論者欺騙?我認為還是有可能。

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阻止陰謀論者的陰謀故事得逞?

我認為有一個方法,就是古人說的那句“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承認自己擁有的知識和資訊是很有限的,勇敢地面對自己確實擁有“無知的一面”,對自己未知領域的事情小心求證。

我相信只要可以做到前面的兩項,陰謀論對你的殺傷力就會大大減低。如果陰謀論者和你較勁,很有可能就是他知道你的信心無法被動搖。

希望可以幫到你。

相關文章:阴谋论的存在

《Our Brand Is Crisis》觀後感 – 死氣沉沉的政治局勢

上一部Sandra Bullock的電影還是3年前的《Gravity》,好久才等到了這部《Our Brand Is Crisis》,結果無緣上映。嗯,本地電影院的口味,我非常有保留。

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背景設立在2002年在南美洲Bolivia的總統選舉之前的90天,前總統Castillo(假名)想要重新奪回總統寶座,但是在民調中落後對手幾條街,三甲不入。因此,他的競選團隊找了一個選擇半退休生活但又沒錢退休的頹廢政治顧問,Jane(Sandra飾)的幫忙。當然,最後Castillo成功以微差票數險勝之前在民調上遙遙領先的對手,成為新一任總統。但很快的,他就忘記了之前的承諾(舉行公投決定是否接受IMF的談判條件),隨之而來的民怨,經濟條件下滑、政敵不甘落敗,示威衝突不斷…

對於糟糕的電影票房,有一種解釋是說片商把這部電影歸類為喜劇,而Sandra和George Clooney(出品人)也嘗試加入了一些幽默的橋段,但是整個故事卻給人一種沉重的感覺。行銷手法的錯?算了,這不是重點。

我覺得好看的原因,是Jane不斷在電影中秀出的黑心助選手段,對那些熱衷於相信政客有高貴品格的人來說,可說是一劑醒神藥。

一開始助選時,助選團認為Castillo落後的原因是他的形象非常不親民、自大,而且和民情脫節,所以他們建議他盡量釋放更多的善意,哪怕是皮笑肉不笑也行。但是Jane持不同的看法,她認為Castillo笑起來很噁心也很虛偽,要他扮親民簡直就是要了人民的命(應該會先要了Jane的命),所以她建議把競選的方式改成恐嚇人民,營造出整個國家正處於水深火熱的關鍵時刻,而選民面臨的要嘛選一個看似會帶來新希望的菜鳥,要嘛選一個看起來很樣衰但經驗豐富的Castillo。

angry-hillary-clinton-emails-fbi

 

有時候,創造需求比迎合需求更重要,尤其當你無法迎合需求的時候。這一點,很多政黨和商家都不懂。

3c110432ff2af1c5cae25528c13a4d97

接著Jane又提議要去攻擊和抹黑對手,Castillo由於有失敗的嘗試經歷,所以拒絕這項提議。因此,Jane私底下去派發Castillo有婚外情的宣傳單,騙Castillo相信“你不做,你的對手也會做”後,選擇聽從她的建議。整部電影中,你可以看到Jane幾乎無所不用,從刻意派人去政敵的場地攝影挑釁、蓄意攻擊對方的助選團、拖走對方的助選交通工具、讓當地的美國大使發表意見來激起選民的反美情緒以分散對方票源、蓄意誤導對方引用納粹的句子等等。

其中我覺得最特別的招數是這樣的一幕,Jane把政敵身穿軍服的照片和納粹軍官的照片貼在同一棵樹上,然後找媒體來報導這件事,以暗示兩者有關係,然後她的同僚反駁她“沒有人會相信這種東西!”,結果Jane的回應是:“我知道。我只是要看他怎麼澄清”

在Jane的眼中,什麼民主什麼理想都是狗屁,選民從來都不是理性的,民意是可以被操控的(美國的都操弄得亂七八糟,更何況是南美洲),一切只看你如何出手。

好,其實我想要說的是什麼?

政治從來就不乾淨,在當中混又沒沾上一點骯髒事的,還真沒多少個。從整部電影,我不斷看到國內政客們的影子。有些政黨在看著政敵打出一套組合拳時,身受重傷,只能被動的回應。當自己想要吃下更多的游離選票時,所使用的方式依然保守,以為可以靠自己的愚公精神創造奇蹟。我想,這些不懂得變通又看不透格局變化的傢伙,遲早會被淘汰,而且搞不好不會太久

《Me Before You》感想

我知道這篇文章是很遲,尤其是現在大家已經開始熱烈討論小丑女的時候,發這篇文章根本就是out到不行。但我不管了,這是我的部落格。

看了《Me Before You》,無可否認是一部很好看的愛情電影,而女主角那逗趣的眉毛實在很討喜。沒有要點評這部電影拍攝手法怎麼好,或是故事怎麼流暢,畢竟按照網上酸民的邏輯,我沒拍過電影,所以沒資格批評(我相信,那些讚美電影的網民一定也很負責任地,拍過電影所以才會去讚美電影的)。

這篇文章只是簡單說說我對裡頭的一些議題的看法。

我看到有些評語說:如果男主角Will沒有這麼帥,女主角Louisa還會喜歡他嗎?!電影還會好看嗎?!如果Will沒有這麼富有,Louisa還會喜歡他嗎?!電影還會好看嗎?!這根本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它反而鼓勵了女生們拜金的傾向!(這些男性網民很喜歡網上那些假扮富豪去欺負拜金女的短),總之拜金就是不對的!!!!!!!!!!!!

6835_5068

好啦,我知道Will的帥氣和財富確實刺激到了很多男生的神經線。但我想問的是,是不是只有集合了人世間最坎坷的命運,醜到爆表的情侶才會有所謂“真愛”?我倒覺得不是真愛,而是你已經沒有其他人可以來愛。

OK,這麼反問有點極端,我換一個角度:需要排除什麼樣的因素之後,我們才會認為一對情侶之間的愛情是“純粹”的?

我們常看到的婚禮誓詞是這樣的:“無論是順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快樂或憂愁,我將永遠愛著您、珍惜您,對您忠實,直到永永遠遠”。

這段誓詞裡,我們可以看到所謂愛情最高境界的定義是要求人們超越環境、財富、健康、情緒,甚至是時間的限制。

如果說這個最高境界的愛情,就是最“純粹”的愛情。而最純粹的愛情,是要排除了一個人的外貌,身材,生理狀況,經濟優勢,學識,思想,乃至性別和性取向之後,所剩下的感情才算數的話。那麼請問,有這樣的愛情存在嗎?又或者說,有這樣的人存在嗎?

maxresdefault

所以面對現實,我們就是各種因素的綜合體,也沒有一種理論可以說明一旦財富的因素超過50%就代表了拜金,或者說不拜金就比拜金來得高尚。


而Will為什麼會選擇安樂死,我覺得並不是很多人認為他太脆弱了,或是他太不滿足了,有了Louisa這樣的美女當女朋友,竟然還要去死。

電影中有一幕是講述Louisa看到Will的好朋友給他製造的一個慶生短片,裡頭的Will上山下海,運動細胞堪比007。我想,這裡就已經足以說明為什麼Will生不如死的感覺。

因為他曾經是天之驕子,完美的學歷、健壯的體魄、俊俏的臉孔、光明的仕途、美麗的伴侶、美滿的家庭。完全是網友們最為推崇的“人生贏家”樣板。

但,一場車禍,奪走他的一切,除了性命,和清晰的腦袋。

xmenapocalypse2016_005

如果沒有如此的接近天空,或許他的“被剝奪感”就不會這麼強烈。

如果沒有清晰的腦袋,或許他無法感覺到這一切的變化是如此巨大。

如果沒有看到Louisa的可愛動人,也許不會再次提醒Will,一個平凡人的生活已經是如此的遙不可及。

Will也許不會這麼堅持安樂死的決定。


那麼回到另一個更重要的,就是關於安樂死的問題。

人有沒有了結自己生命的權利?

這個是一個沒完沒了的辯論,對於很多反對安樂死的人來說,人有決定如何生活的權利,但是不具備結束自己性命的權利。

支持者則認為,這是個人的自由意志,我們應該給予尊重。

看起來支持的一方是很開明,其實是有點蠢的。因為如果是一個完全正常的人(假設是發生車禍前的Will)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話,原本支持安樂死的人有是否應該按同樣的邏輯,去“尊重個人的自由意志”呢?

而這時,如果你認為反對安樂死是更明智的話,那麼你又是不是認為一個人無論如何痛苦,那麼只要腦袋還清醒,並還有生命跡象,他都沒有結束自己性命的權利呢?

3949464-robocop1

這個明智,也很殘忍。

所以我認為這裡有一個爭論點,就是除了“結束性命”這個選項,這個人是否已經對其他選項都已經慎重考慮過了?

當然這裡有一個更大的爭議點,就到底怎麼樣才算是 “慎重考慮”?

現有的醫學和科技療程選項?還是它們未來的可能性?

如果把未來的可能性也搬進來考慮的話,那麼“多遙遠”的未來想像,才是“合理”的?

偏偏,人類預測未來的能力往往都是糟糕無比。

那麼要如何在承認人類這個糟糕的能力後,提出一個“合理”的未來想像,也許會是一個比較好的爭論點。

鼓勵的禁忌

以前看過某部關於股票的香港連續劇,女主角是一個普通家庭主婦,被邀請上一個投資的訪談節目。節目主持人問了一名財經專家ABC股可否進貨,財經專家給了一大套說辭,就“ABC股是有一定的上升潛力,不過當中還是有一些風險,大家還是依據自己的財務狀況來衡量是否投資…”

由於街頭犯罪層出不窮,於是開始有人說大家應該學些防身術,也許可以保住一命。而教武術的教練,也會出來傳授大家一兩招防身術或是防狼術。

然而這裡有一條線,是財經專家和武術教練都不敢越過。


 

連續劇的女主角很不耐煩地打斷財經專家說“你說這麼多,大家都不知道你要表達什麼意思”,隨即轉向鏡頭,“我告訴大家,這支股票,買就是了!”

之後這支ABC股果然屢創新高,女主角也變成有名氣的“股神”。

熟悉香港連續劇套路的人都知道這只是故事的開端,因為連續劇很少會告訴大家投資股票才是生財之道,反而不斷提醒大家要腳踏實地。這,不是沒有理由的。

同理,教武術的,頂多能教大家防身防狼,卻不能教大家面對劫匪時如何應戰將其打倒,因為搶匪很可能有吳京的身手,而你哪怕有甄子丹的武功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況且,你沒有,你也不知道對方有沒有手槍。

 

小時候我看過很多不同版本的名人成功故事,內容不外乎是鼓吹努力、勤奮、誠實、守時、守信用、慷慨、尊敬、堅持等等道德價值觀(比起成功的故事,反倒是讀那種失敗的案例非常有指導意義),但是裡頭漏了許多非常重要的因素,例如:運氣

我最喜歡我朋友憋瘋那句話:“勤力就能成功的話,深圳那條牛也很勤力,又不見它成功?”

嗯。深圳什麼時候有牛?算了,這不是重點。

一個行為能否成功摻雜了太多不可控因素,有個別認知水平、體質差異、訓練水平、當時的客觀環境、運氣和許許多多。

所以財經專家和武術教練,甚至許多行業的專業人士都不會跨越那條線。大家犯不著為了當下的虛榮心,而犯下教唆群眾的“罪行”,更何況根本沒有收錢


那麼Money Monster裡頭,主持人Lee Gates所飾演的浮誇股票推銷員,到底是不是已經觸碰了“教唆”的禁忌呢?

憑著我有限的記憶,我沒有看到Lee的電視節目打出“此動作經過專人訓練,切忽模仿”這類的免責聲明。反而,他卻通過許多譁眾取寵的方式,不斷煽動觀眾把錢買下Ibis Clear Capital這支股票。那些煽動的句子,誇張到連他自己都不記得。

其實他是借助這個節目來嘲諷華爾街那些投資銀行,不斷在金融風暴前教唆民眾購買劣等的抵押貸款支援證券(CDO)。這些金融衍生產品的複雜程度,就連是金融界的專業人士都未必能夠理解得到,你又如何期待外行人能夠看得明白?

戲裡有兩幕讓我印象深刻。一幕是匪徒Kyle質問Lee為什麼Ibis Clear Capital會在上一季會損失慘重,Lee給予的回答是“電腦失誤”,該公司的公關部也是如此回答。當公關部聯絡上了負責設計該方程式的精算師要求解釋,精算師同樣說了一堆聽不明白的話。這些,我想都是在影射金融界在說服群眾投資時是一副嘴臉,等錢拿到手了,卻設立了知識高牆,拒絕向投資人公開透明。

另一幕是當Lee被挾持後要求觀眾投資Ibis Clear Capital的股票,呼籲大家拿出自己的良知推高股價,來拯救Kyle和其他虧欠的投資客。他不斷在遊說, “來吧!我們的良心應該不止這個價碼!”,“到底我們可以為了救人一命付出多少努力?!”,股價慢慢攀升。這時,他說了一句該死的話,“到底大家覺得我這條命值多少錢?”,股價馬上下跌到比開市價更低,凸顯了大眾對Lee這種角色的厭惡。

我們願意救人,但有時候,不是每個人。


當你發覺電視機裡的專家在忽悠觀眾的提問時,未必是因為他不懂得回答,雖然有很多的情況是,而是他太了解教唆的惡果。

為何反對簽署英雄管制法

2919053-cw_7_reg

讓我們拋開美國隊長對他的好基友Bucky的情與義,談談反對簽署英雄管制法的理由。

之前的視頻中,隊長就丟出一個很重要的論點就是如果簽署了英雄管制法,復仇者聯盟以後就不能自己做主,什麼事件可以出動,什麼事情不能,甚至淪為某些有心人士的傀儡。由於隊長親眼看見神盾局被九頭蛇滲透而變質,所以他的最大的顧慮就是【體制並不可信】。

東尼支持簽署的表面理由是超級英雄的權利要是沒有被管制的話,他們和他們極力打擊的壞人無異。如果東尼有更進一步闡述的話,他應該提出“如果體制不可信,難道我們(復仇者聯盟)就可信嗎?”關於這一點,之前的文章已經討論過,不再贅述。

 


反對簽署的理由可以有兩個。


 

首先,簽署之後的執行問題。電影中,戰爭機器針對美國隊長的顧慮反駁:“這是聯合國,不是神盾局,不是九頭蛇…”不得不說,戰爭機器果然是軍人出身,對於體制的信心和隊長相比是天差地別。

假設復仇者聯盟最後是由聯合國來管制,極有可能就是成為聯合國的【特種部隊】,負責幫助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簡稱“安理會”)進行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的事宜。而一旦你對安理會的運作方式有粗略的認識,就會知道這個動人的建議是不是紙上談兵了。

安理會由5個常任理事國和10個非常任理事國組成,每個國家有一票,一共15票。每一次的動議要通過就必須獲得至少9張贊成票,附帶條件就是那5個常任理事國當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行使否決權(veto)。也就是說,只要這5個國家當中有任何一方不滿意那一次的動議而行使否決權,就算另外的14個國家都贊成,這個動議都不會通過。而那5個國家就是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和中國。

好了,大家可以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如果某個地區發生災難時,急需要復仇者聯盟的直接干預和拯救。咳咳,大家現在開始投票,贊成、贊成、贊成,棄權,反對!(有人反對!)

OK,該項動議無法通過,需要重新撰寫,重新投票…一直這樣循環,直到5個常任理事國都滿意(棄權不算反對)並一共獲得9個國家贊成,再不然就是提出動議的一方放棄。

看到這裡,就算我們忽略九頭蛇滲透的風險,整個決策過程已經非常冗長,更別提當中各個國家為了自己的政治議程所給予的外交難題。

其次,就是聯合國或是政府沒有權利迫使超級英雄簽署英雄管制法

簡單來說,把【復仇者聯盟能不能存在】這個問題,換成是【在政府無能為力的前提下,人民有沒有權利組成保護自己的武裝力量】就比較好理解。

而如果你對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有權利這麼做”,那麼意思就是說復仇者聯盟的運作模式並不由政府來決定。因為復仇者聯盟不隸屬於政府單位,而且他們的誕生就是填補政府壓制超級反派的【職責空缺】,你說他們是民間自衛隊也好,說他們是自聘的僱傭兵也罷。但唯一有權利來決定他們的去留恐怕就只有當時的人民。

前面已經說過了,一旦簽署接受管制,復仇者聯盟的功能非常有可能癱瘓。在這個前提之下,一旦簽署就意味著政府在沒有能力保護平民的安全之餘,又剝奪了人民保護自己的選項,手法可說是非常粗暴不合理。而且,如果復仇者聯盟簽署了英雄管制法,最大的輸家就會是不能保護自己的人民。

因此,不管是在執行方式還是決定存留的原則,都不應該簽署英雄管制法。

美國隊長3:內戰

不得不說被《美3》的預告片實在太誤導人了,以為電影裡會話比較多篇幅來突顯【自由vs安全】的價值觀對立。結果是…大家都要做好人…雖然我已經認定美國隊長在電影裡會是個自私鬼,為了拯救他的好基友Bucky大打出手,但還是不大能接受大家都想要做好人的這個安排。

說回英雄管制法。我能夠明白有許多人是被美國隊長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他那為國捐軀準備隨時犧牲的精神很難叫人不為之感動,尤其在電影上映之前還播放了一段美國隊長和鋼鐵人的爭論。當中,隊長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反駁就是:“如果我們簽了英雄管制法,那麼就是把我們的權利給讓渡出來。要是我們被命令去一些我們不要去的地方?如果我們要出動卻被阻止呢?”

他隨後補上一句:“縱然我們不完美,但這(權利)在我們的手裡才是最可靠的。”

鋼鐵人最後丟下一句:我們遲早都會被迫簽。這時的美國隊長也低下頭,可見美國隊長心裡也明白這是大勢所趨。甚至可以假設要不是他的好基友Bucky的出現,美國隊長之後應該就會簽署英雄管制法。

整部電影的【自由vs安全】對立點就停留在這裡而已。之後東尼雖然嘗試用他老爸留下來那支羅斯福用過的筆來說服美國隊長簽署英雄管制法,並承諾多種讓步,他也了解隊長和自己之間的價值觀分歧,但依然不想因為這事兒和大家鬧翻,所以也沒提出更多的反駁和辯論。

回到東尼一開始支持簽署的理由,他認為超級英雄需要被管制時提出一個例子,說就像他的軍火生意如果發現是被用來害人,必須馬上停止生產。他也認為如果不接受管制的話,他們和壞人無異。

其實如果他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切入的話就會比較容易明白。超級英雄需不需要被管制,就像是警察或是軍隊需不需要被管制的道理一樣。因為警察軍人是被委任來保護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所以他們必須接受正規的系統訓練,以及有一套較為完善的內部制度,如果造成傷亡必須給予公眾交代當中是否疏忽職守等等。總的來說,是一套對人民負責任的制度。

當然如果只是一個普通人看到意外發生,見義勇為是值得鼓勵的。但如果某些需要專業知識的狀況,例如如何以正確方式給予人工呼吸,如何包紮傷口,一般的建議就是你不懂就去找人來幫忙,別自己去幫倒忙。

東尼這時可以說:但我們不是這種【偶爾】遇到危險而見義勇為的人,我們可是無時無刻主動尋找機會伸張正義!

而且在美國隊長反駁後,他其實可以不用那句“我們遲早都會被迫簽”這麼不爽的話。

他大可針對Steve那句“在我們的手裡才是最可靠的”提出質疑:“那麼我們會不會犯錯?這樣的話,我們和那些反派獨裁者有什麼差別?”


這,才是需要被管制的理由。


東尼不會這麼說的原因也許是面子問題,但更有可能是之前他在奧創紀元闖下的禍讓他覺得自卑而絕口不提,何況美國隊長可是揭穿過神盾局被九頭蛇滲透的計謀,隊長無論是個人品德還是行為記錄,都耀眼得讓東尼相形見拙。

有另一種說法就是東尼之所以會支持簽署行動是為了推卸責任或者是尋求救贖,因為只要簽署了,以後行動中造成了什麼傷亡,東尼可以一句“不關我事,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就把自己的某些疏忽推卸得一干二淨。而且持有這個看法的人還認為,一旦簽署了,都不能保證未來行動中所造成的傷害就會減少。

但,這個說法是可以被挑戰。

首先,不管簽署與否,誰都不能100%保證未來行動中造成的傷害一定會減少或是增加。

其次,一個人犯錯後所產生的愧疚感的強弱,很大部分是取決於這個人對自己的道德要求有高低。寬己者,管制與否,都會推卸責任;嚴己者,管制與否,都會自責。

其三,換個角度看,你眼中的【推卸責任】,其實恰恰就是減輕超級英雄的心理負擔。因為不是每個超級英雄都和美國隊長一樣是個道德完人(你看蜘蛛俠就知道了),也不是每個超級英雄的心理素質都強大到可以獨自承受近乎雞蛋挑骨頭的苛刻批評。電影可以參考American Sniper。

 


而電影中的第二個爭執點就是美國隊長袒護Bucky的行為到底值不值得被原諒。

其實撇開簽不簽的爭論,復仇者聯盟的成員都清楚,一旦各個國家都來硬的,他們恐怕也只好屈服。而Bucky的出現可以說是整個復仇者聯盟走向失序分裂的關鍵。

從他出現在聯合國舉行會議的大樓被誤認為是主謀而被德國警察通緝,到黑豹為了復仇的加入,整個過程極度混亂。而美國隊長也只是因為被Bucky救過一次而直覺認為他不會是爆炸主謀,之後更選擇以身犯險,哪怕黑寡婦已經給予警告。當Bucky被關起來後逃走,美國隊長開始懷疑Bucky是不是被洗腦了,才會犯案累累。

整個過程中,美國隊長只相信自己的判斷,不但沒有想過和鋼鐵人商量(雖然和東尼的意見有分歧,但也應該清楚他是眾多超級英雄當中最理性的一個),還找了一群死忠粉絲幫助他,而這群超級英雄當中竟然沒有人懷疑Bucky到底是不是在說謊,全都是衝著美國隊長的面子而來,那個鷹眼還把情緒很不穩定的緋紅女巫帶出來。

這時,【在我們的手裡才是最可靠的】已經靠不住了。大家都是按照的感覺和利益在行動。

而鋼鐵人從來就沒與想過要和美國隊長開戰,所以他才會毛遂自薦要把隊長帶回來。經過機場一役,他已經差不多眾叛親離時,發現事實另有蹊蹺不但沒有馬上遮掩,反而不顧手臂的傷勢主動幫助美國隊長。在公在私,東尼可以說是仁至義盡。

但是我們大公無私的美國隊長呢?在前往複製寒冬戰士的軍事基地時,他為了安慰Bucky,甚至說【被洗腦的Bucky】所犯下的罪行不應該由【清醒的Bucky】來承擔。這時不禁想問,如果Bucky在逃走時,把東尼、黑寡婦,和他的愛人Carter殺了,他又會不會說出同樣的話?而且,他還打算隱瞞他的好基友殺害了東尼雙親的事實。

如果一開頭是因為憑著直覺行事,那麼到這裡美國隊長的包庇和偏私已經非常明顯了。更別提鋼鐵人在最後一場大戰中手下留情卻慘遭這對好基友虐殺的事實(甚至有點像是要殺人滅口)。

內戰,其實是美國隊長道德光環的殞落。

7-the-dark-knight-quotes

 

PS:個人認為漫畫的故事比較好看,比較有針對性,也有更多的探討空間。

看了兩部超級英雄電影,不得不佩服Christopher Nolan的功力,可以把票房和深度都拿捏得這麼好。

蝙蝠俠vs超人

蝙蝠俠

對於一個幸福美滿的人來說,很難想像失去親人的痛苦是怎麼回事。

對於一個失去親人的人來說,很難想像親人在眼前死去是怎麼回事。

對以一個任何人來說,很難想像親人在眼前被槍殺的痛苦是怎麼回事。

更何況是一個小孩。

保護不到【家人】

蝙蝠俠其實和小丑是天生一對的精神病患,他們都經歷了親人的生離死別,也見識了人性極為醜陋的一面。

oa2bsdk

差別在於小丑是一頭栽進去了並認定眼前醜陋的人性才是最真實的,放諸四海皆準,他之後的犯罪行為很多時候都是在論證他深信不疑的真理: That’s how far the world is from where I am. Just one bad day!Somebody just wanna watch the world burn!

Bruce Wayne是比較幸運的(真的嗎?)。親眼目睹雙親被人槍殺的他,對人性陰暗面的存在深信不疑(他對付敵人的計謀也是最多的),骨子裡認定犯罪分子都該死,但自身的修養卻讓他不願成為同樣滿手鮮血的殺人魔。而【蝙蝠俠】的身份就是Bruce的本我(ID)和超我(super ego)的衝突產物,讓他可以在光明和黑暗兩端徘徊。也算是一種心理治療(?)。

在《正》之前已經失去戰友Robin的Bruce,我們並沒有看到歲月讓他變得睿智,反而是看到他內心中的的光明面已經被腐蝕得七七八八,因此你會看到蝙蝠俠並不在乎【不殺人】,這個他曾經非常堅守的原則(至少在他的認知中,他會盡量避免)。

當超人接受審訊時,國會大廈發生大爆炸。Bruce的斷腳員工死去。

【你】保護不到你的家人

這是Lex Luthor給Bruce的挑釁。

 

因為超人過於【強大】?

蝙蝠俠才不在乎。

因為要復仇?或者他認為他能夠復仇?

這個嘛…我承認蝙蝠俠是很厲害,但面對神一般的對手,任何正常人都會清醒過來。

 


Shutter Island裡有一段很玩味的對話。

警探Teddy問精神病犯監獄的護士,案發當晚有什麼不尋常的事情發生嗎。

結果給護士反問:什麼是【不尋常】?

Teddy愣了一下:不好意思?

護士:警探先生,這裡可是精神病犯監獄,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尋常】。


 

對。如果用尋常的眼光來看待蝙蝠俠,你會發覺很難自圓其說。但如果把他想成一個精神病患,一個長期被【保護不到家人】這個夢魘壓制着的凡人,以至於任何會勾出他這個黑暗回憶的人事物,他都毫不猶豫地消滅。

這樣理解的話,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蝙蝠俠會夢到超人變成一個惡棍,並擁有自己的準軍事部隊,以及Flash竟然穿越時空(他確實有這個能力)過來告訴他對超人的看法是正確。縱使蝙蝠俠不知道Flash是誰,也不知道他真正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按照他對夢境的詮釋,應該就是有一個人再次向他確認【他要殺掉超人】的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這,就可以解釋為何蝙蝠俠明知自己已不復當年勇,戰鬥力根本無法威脅超人,也要打的原因。

這,也解釋為什麼搞了這麼多花樣,結果發現超人和他母親竟然同名的原因而【放過】超人。因為他不是想要放過超人,而是他心理承受不起一個和他母親同名的人被殺害這個事實,一個會又讓他想起那【保護不到家人】的噩夢。

 

 

超人

 


晉惠帝執政期間,飢荒爆發,百姓沒有米飯吃,只好挨餓。為了幫助百姓,晉惠帝提出解決方案,建議大家可以吃肉粥。


 

超人和蝙蝠俠對打時有一個段落是蠻特別的,就是蝙蝠俠把超人打倒後在地上拖著時說的那句“It’s time you learned what it means to be a man”。

這裡再次強調超人和凡人之別。一個刀槍不入,力大無窮,順風耳千里眼,飛天入地,冷空氣熱能眼,不需要氧氣,就連食物也不需要吃東西的外星人,他要如何明白凡人的感受?well,他至少還需要女人吧?

對,他有弱點,就只是害怕他家鄉的一種礦石。就只有一個弱點!你可有想過元素週期表當中有多少元素吃下去會死人嗎?

一個不管是基本生存需求,還是對周遭環境的認知,甚至七情六欲都和人類/地球人是截然不同的生物,要大家如何相信這個外星人的言行舉止和思想都是可以被預測並加以牽制?

超人真正令人感到危險的地方不是因為他的能力很強,而是截然不同的生存模式。

而電影中的大戰,當超人決定自我犧牲,才算是第一次拉近和人類之間的距離,讓這個在電影中的耶穌化身變得比較有人性。

從他以神的使者這個姿態降臨在地球,接受一群人擁護的同時被另一群人視為安全威脅,決定自我犧牲時被長矛狀的武器殺死,當全世界都認為他死了,他卻靜悄悄地復活。這些安排都是要凸顯超人和平凡人的共同之處。

 

如果拋開有一些橋段上的硬傷,《正義曙光》還是好看的,尤其是蝙蝠俠和超人的性格刻畫。